您的位置:首頁 > 理論前沿 >
經偵大數據運用思維與策略研究——以瀘州“刷樂寶”傳銷案件為例
www.084732.live 】 【 2020-04-10 16:39:01 】 【 來源:瀘州長安網

  當前,隨著大數據、云計算和物聯網的全面普及,我國社會已經由信息時代步入數據時代。與此同時,經濟領域違法犯罪在向網絡虛擬空間轉移,網絡化、智能化和虛擬化等特點不斷凸顯。經濟犯罪案件辦理已經逐步由經驗驅動向數據驅動轉變,網絡縱深成為了新形勢下打擊經濟犯罪的策略核心,大數據運用是提升打擊成效的關鍵所在。


  2019年,江陽公安機關成功偵破刷樂寶和四喜微商兩起網絡組織、領導傳銷案件。其中“刷樂寶”傳銷案,涉案金額4350余萬元,是迄今為止瀘州發生的最大傳銷案。該案涉及參與組織、領導的人員多達7000余人,且點多面廣,為偵辦該案,江陽公安機關付出了巨大努力。筆者以瀘州“刷樂寶”傳銷案件偵辦為例,就經偵案件大數據運用面臨的困難和對策作簡要思考和分析。不當之處,敬請批評指正。


  一、案情簡要介紹


  2019年10月12日,江陽公安機關聯合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出動警力及行政執法人員90余人,兵分三路,分別在江陽區佳樂金街、況場高速路口和納溪區鳳凰湖等地擋獲瀘州刷寶科技有限公司“刷樂寶”傳銷團伙參與會員140余人,并依法對瀘州刷寶科技有限公司骨干人員楊超(男,32歲,江陽區人)、向定芬(女,32歲,江陽區人)、鄒華強(男,33歲,江陽區人)等22名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經初步調查:2019年5月17日,犯罪嫌疑人楊超、鄒華強共同成立瀘州刷寶科技有限公司,非法設立“刷樂寶”平臺,以高價銷售手機等商品和變相繳納入門費等形式發展會員,以會員級別高低和發展下線數量給予返利獎勵為誘餌,引誘會員不斷拉人頭入會,層層發展下線,不斷擴大規模,并直接以發展人員的數量作為返利依據。該公司主要管理人員行為已觸犯《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之規定,該團伙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


  二、“刷樂寶”網絡傳銷案件特點


 ?。ㄒ唬┓缸锟臻g虛擬化?!八穼殹卑讣档湫偷木W絡傳銷犯罪,犯罪分子將傳統傳銷詐騙手段同互聯網平臺進行了深度融合,形成“互聯網+經濟犯罪”的新形態。犯罪嫌疑人通過以新穎的網絡名詞和手機APP客戶端為名,利用新型平臺監管缺失,對被害人消費返利來換取信任和支持,大肆進行傳銷犯罪。智能手機終端的全面普及和互聯網信息化技術接入讓經濟犯罪空間進入線上虛擬模式。網上銀行和第三方支付方式的普及,加速了資金流轉速度,降低了經濟犯罪成本。


 ?。ǘ┓缸镄问诫[蔽化。相較于傳統違法犯罪,經濟犯罪本身就是一種更為復雜的犯罪類型。從“刷樂寶”傳銷案件來看,犯罪分子利用合法注冊登記的公司企業外衣,用眼花繚亂的平臺、技術和終端為名,假借消費返利手段這種新型傳銷模式來套騙資金?!八穼殹眰麂N犯罪有別于傳統“北派”傳銷封閉式限制人身自由的傳銷模式,在繼承和發揚“南派”傳銷通過洗腦和利益誘惑來拉攏下線的基礎上,利用“廣告收益”“團隊獎勵”和“職位津貼”等新型概念為幌子,采取更為隱蔽的網絡開放式模式從事傳銷活動。


 ?。ㄈ┓缸飯F伙職業化?!八穼殹眰麂N團伙組織內部分工明確,該團伙網站運維、產業宣傳、人員培訓、隊伍拓建等涉案環節都有專人負責。這充分凸顯網絡傳銷專業化、團隊化和職業化特征。該團伙善于對網絡傳銷模式進行精細化研究和合法化包裝,甚至開設門店,形成了線上、線下緊密結合的產業鏈結構。


 ?。ㄋ模┓缸锸找娓哳~化。瀘州刷寶科技有限公司對外宣稱:普通會員可以每天通過在“刷樂寶”APP軟件平臺上瀏覽廣告,即可獲得20到80元不等廣告收益、直推獎;初級會員:可獲得廣告收益、直推獎和團隊獎;高級會員可獲得廣告收益、直推獎、團隊獎及職位津貼;總代理除獲得廣告收益、直推獎、團隊獎等獎勵外,還可一次性獲得公司發放的職位津貼11.8萬;鉑金代理除獲得廣告收益、直推獎、團隊獎等收益外,還可一次性獲得公司發放的職位津貼28萬元。刷寶科技有限公司延續“龐氏騙局”慣用伎倆,利用低廉的成本,注冊一個門戶網站,搭建一個網絡平臺,制作一個簡易的APP終端,就開展大規模項目宣傳和會員招募。


  三、經偵大數據運用面臨的困境和難題


 ?。ㄒ唬┧季S定勢固化,數據觀念薄弱。一是情報搜集主動性弱?!八穼殹眰麂N案件線索并不是由經偵部門最先掌握,而是市場監管部門移交過來。這暴露出經偵警力對案件不注重深挖擴線和集群發起,僅僅停留在“見子打子”和“被動應付”階段,云端數據集群作戰局面尚未真正形成。二是數據導偵認知偏差。經偵民警惰性思想較為嚴重,對大數據運用不夠重視,缺乏主動學習熱情,對大數據技能學習存在抗拒心理。三是情報運用觀念滯后。經偵領域大數據運用存在“等靠要”和畏難思想,經常陷入“不想干就不會干、不會干就不干”惡性循環?!八穼殹卑讣?,數據深挖和情報經營過于依靠實戰勤務中心和技偵部門,甚至出現“離開拐杖就不能走路”問題。


 ?。ǘ┠挲g結構失衡,運用瓶頸凸顯。隨著經濟活動日趨頻繁,經濟犯罪問題與日俱增。經偵工作警力老齡化導致大數據能力枷鎖問題日趨嚴重。一是警力不足。以江陽為例,經偵大隊在編民警18人,僅占全局警力4%,平均年齡已接近50歲,40歲以下年輕民警僅3人,年齡結構的局限性制約了大數據深度運用。二是人才匱乏?!八穼殹本W絡傳銷案件點多面廣,關聯到財會、稅務和計算機應用工作。在辦理該案的過程中暴露出信息應用和數據研判能力低下等問題。三是平臺空轉。鑒于經偵警力基礎計算機操作水平尚且處于滯后狀態,大數據情報應用方面更是寸步難行。據統計,經偵云平臺權限開通率達100%,但50%經偵民警不清楚經偵云具體功能和運作形式,40%民警不會使用資金查控平臺,85%民警不能操作網聯查詢平臺,79%民警無法利用經偵云進行分析研判,經偵云平臺處于空轉狀態。


 ?。ㄈ┣閳髾C制滯后,數據效能乏力。一是獲取方式奉行“拿來主義”。鑒于數據情報權限原因,經偵民警對“刷樂寶”網絡傳銷案件中犯罪嫌疑人的信息情報研判直接丟給大數據部門,但囿于大數據部門不熟悉案情,研判針對性往往不強,關鍵線索容易遺漏,造成案件深挖打擊成效不理想。二是數據調取“通道梗阻”?!八穼殹眰麂N團伙以合法注冊公司企業為擋箭牌,“合法”地在大庭廣眾視野下“正規運營”?!八穼殹卑讣€索局限于部門移送階段,公安機關同相關職能部門數據情報交流缺乏規范制度保障,存在交流溝通不順和消極配合等問題。三是數據分析情報“深挖不足”。面對“刷樂寶”案件海量涉案數據,大數據應用存在不深、不精和持續等問題。挖掘、整合、利用涉案數據缺乏全局性、綜合性和前瞻性,這也嚴重掣肘了經偵大數據工作成效。


  四、經偵大數據運用建議


  針對當前經濟犯罪發展趨勢,要將牢固樹立“大數據經偵”格局理念,注重加強事前防范、事中管控和事后打擊,全面深化大數據運用方式,創新案件偵辦路徑。


 ?。ㄒ唬├喂虡淞祿鲬鹨庾R?!扒閳笾鱾?、數據主戰”是一種主動進攻的工作模式。要將大數據御用貫穿于整個偵查過程,以設立大數據警察大隊為契機,把數據信息置于基礎性、先導性位置來抓。鑒于經偵隊伍民警年齡結構參差不齊,全員樹立數據主戰意識的難度較大。筆者建議從三方面入手:一要科學制定“傳幫帶”計劃。在人員分配上實行老少搭配、互幫互助,指定一名老同志搭配一名年輕同志進行組隊,年輕民警指導老同志盡快掌握大數據基礎技術,老民警幫助年輕同志精進傳統偵查業務水平。二要堅持在“干中學、學中干”模式,開展崗位練兵。要通過以案促學和以學助案兩種互補模式,組織民警加強對經偵版塊大數據運用技能培訓。定期組織開展案件評析會,選取運用大數據系統平臺成功偵辦的典型案例,全面點評工作得失。注重深度剖析案偵思路和大數據運用技巧以實現提升大數據運用能力的目的。三要引導養成數據研判習慣。通過讓經偵民警切實感受大數據運用給工作帶來的便利和支撐作用,立足“瀘州打全國、全國打”,促使經偵民警由“要我用”向“我要用”轉變,自覺將大數據研判成果運用到偵查中去,使大數據應用成為常態工作方式,做到“每案必研判、每警必研判、抓獲人員必研判”。


 ?。ǘ┥罨瘮祿閳筚Y源整合。要深入實施“信息化建設”“數據化實戰”發展戰略和“云端主戰”模式,創新經濟犯罪偵查工作新機制,強化以經偵“云端”平臺為核心的大數據運用,全面提升數據質量和導偵能力。一是以數據平臺建設為先導。要探索建立“統一指揮、情報主導、合成作戰、高效打擊”經濟犯罪大數據平臺,全面梳理、匯入和整合涉案數據情報,統一進行深度分析研判,構建經濟犯罪案件偵辦數據模型,努力做到更快地破大案、更多地破小案、更準地辦好案、更好地控發案。二是以數據實戰應用為抓手。依托既有公安大數據基礎,全面掌握經濟犯罪分子電話、短信、微信和QQ群等涉案數據情況,對相關數據進行分析整理和集中研判,完善對犯罪嫌疑人形象刻畫和時空軌跡固定,為案件順利偵辦奠定堅實基礎。三是以數據互動交流為支撐。對外,要打破部門桎梏壁壘,主動對接市場監督管理局、稅務等政府機關,打通數據調取通道。對內,要加強同網安、刑偵和技偵等警種部門聯系,摸清信息化建設脈絡,做到“情報數據共通共享”。


 ?。ㄈ┘訌姅祿门囵B考核。一要創新經偵大數據專業人才培養。在經偵隊伍內部選拔具有專業素養優勢的精干警力充當大數據運用尖兵,通過采取跟班學習、技術交流和高校培訓等多種形式,全方位培養其大數據運用能力,實現經偵數據深度、高效、實戰應用。二要鋪開大數據基礎技能運用培訓。以大數據尖兵為突破口,實行“以點帶面”,全面鋪開經偵隊伍大數據應用培訓,讓每個民警都能熟練運用經偵“云平臺”進行高效查詢、比對和運用涉案數據信息,不斷強化“數據導偵”意識和“網上作戰”能力,全面提升經偵隊伍整體大數據作戰實力。三要合理設置偵辦績效考核。為避免出現“集體磨洋工”和“吃大鍋飯”問題,要在“老少搭配”分組的基礎上,將大數據運用協助案件偵辦納入績效考核內容,作為評優評先的依據,提升民警學習和運用大數據的積極性。


 ?。ㄈ钚”?nbsp;  彭川)


編輯:王亮

四川長安網簡介 | 版權聲明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網站欄目 | 投稿須知 | 投稿:[email protected] |

蜀ICP備13011412號-1 四川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違者必究

蜀ICP備13011412號-1 四川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違者必究

天下三副本 怎么赚钱 刮刮乐画画图片大全 天天捕鱼达人赢话费 幸运28预测大师 贵州11选5五码遗漏 网页在线看股票行情 麻将来了和欢乐麻将区别 中国股市今天行情 北京快中彩开奖结果 福彩20选8开奖结果陕西 福彩p62怎么算中了